公安厅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降票价、勤消毒、办展览 武汉黄鹤楼迎来重启时刻

降票价、勤消毒、办展览 武汉黄鹤楼迎来重启时刻 作者 / 皮子萱

  降票价、勤消毒、办展览 阔别百日,黄鹤楼迎来重启时刻

  4月29日,武汉黄鹤楼公园恢复有限开放,一名“战疫者”代表敲钟祈福。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

  4月29日上午,沉寂98天的武汉黄鹤楼公园再次迎客。

  黄鹤楼坐落于武昌区蛇山山顶,是武汉最知名的地标性建筑。4月底的武汉,天气炎热,不少游客穿上了短袖。站在黄鹤楼楼顶远眺,不远处的长江大桥、龟山电视塔清晰可见。近处的蛇山树木郁郁葱葱,红色的蔷薇挂在路边的墙上,一片生机勃勃。

 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自1月23日起,全年无休的黄鹤楼闭楼谢客。如今,黄鹤楼在武汉在院新冠肺炎患者“清零”后迎来重启,它也是湖北省最后一家恢复开放的5A级景区。

  开园首日,黄鹤楼举行了简短的“祈福仪式”,邀请了十余名各领域“战疫者”敲钟祈福。

  “战疫者”走上台前,抓住包裹着红布的钟槌,向后退了两步,再往前猛地一推,千禧钟发出沉沉的一响。伴随着钟声,游客和“战疫者”们齐呼:“黄鹤归来,武汉复苏。”

  封闭区域暂不开放,门票降价

  早上8点刚过,公园还没开门,虞阿姨和丈夫就在门口等待了。她是从东门进入黄鹤楼公园的第一名游客,为此获得了公园准备的纪念册。“我今天晚上睡到床上都要笑醒。”

  虞阿姨是武汉人,之前听说黄鹤楼重启的消息后“兴奋了半夜”。为了早点出门,她和丈夫6点多就起床了。虞阿姨特意穿了一条红裙子。“我想第一个上到主楼顶上,看看长江大桥,拍拍照。”虞阿姨说,她要发一条朋友圈,要告诉亲朋好友,武汉终于云开雾散了。

  与疫情前不同,如今想要进入黄鹤楼,游客至少要通过两道关卡:在公园入口处测量体温并出示“绿码”;在黄鹤楼外扫描二维码,预约入楼时间。

  “如果发现游客体温异常,工作人员会先请他们到隔离点休息,过一会儿再次测量体温。要是两次体温都是异常,我们就会通知武昌区卫健局,让他们过来把游客领走。”黄鹤楼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王红念说。

  公园的入口处有一把绿色的遮阳伞,伞下放着一张藤桌、几把藤椅,那里是园区暂时设置的疫情隔离点。王红念表示,之所以要把隔离点设在这里,是因为室外通风好,可以降低交叉感染的风险。

  与疫情前夏季“早八晚七”的开放时间不同,现在,黄鹤楼每日开放时间缩短为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。此外,黄鹤楼内二层至四层的封闭区域暂不开放,只开放外侧走廊。黄鹤楼公园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表示,黄鹤楼的成人门票单价已从70元降到60元,这个价格会持续到封闭的区域全部开放为止。

  按照以往经验,黄鹤楼日均客流量可达万人,4月底更是旅游旺季,单日最高客流量约5万人。但为保证安全,重新开园后的黄鹤楼实行了限流措施,每半小时最多允许300名游客入楼,单日可接待最大游客量5400人,仅为过去游客流量的约1/10。

  据黄鹤楼公园管理处工作人员介绍,为确保防控安全,目前黄鹤楼不提供窗口售票,游客需在互联网平台预约购票。而每日的互联网预约购票数量仅限4000人,其余名额将留给各类免费优惠人群——除持有相关免票证件、黄鹤楼年票的游客外,还有医护人员、环卫工人等。

  2月20日,湖北省文化和旅游厅曾宣布,湖北所有A级旅游景区5年内对援鄂医疗队员免票,黄鹤楼亦在免票的景点之列。王红念告诉新京报记者,除援鄂医疗队外,医护人员、环卫工人、警察等在疫情期间做出贡献的特殊行业人员也可免票——不限户籍,但必须是疫情期间在武汉工作的。他们通过单位开具的介绍信,可以免费领取两年的黄鹤楼年票。

  既要消毒,又要减少对建筑的损伤

  重新开园后,黄鹤楼的防疫消杀工作变得更加复杂。

  自1月23日闭园起,黄鹤楼每天都要消杀。闭园期间,每天消杀一次;重开后,大部分区域每天消杀两次,卫生间、垃圾场等重点区域,每天消杀四次。

  据王红念介绍,黄鹤楼消杀的主要用品是酒精和84消毒液,所有人体可以接触的区域,比如电梯按钮、门把手等,只能使用酒精消毒。但酒精、84消毒液均具有腐蚀性,如何在高频率消杀的同时尽量减少对建筑的损伤,是工作人员需要考虑的问题。

  宋师傅在黄鹤楼负责消杀工作。每天早上7点多,他就会穿戴好防护服、手套、口罩,背着一个装有40升消毒液的箱子,开始喷洒消毒。根据不同的消毒需求,消毒液的配比也不一样。比如每天早晚的日常消毒,消毒液和水的比例约为1:200;每周一次的深度消毒,消毒液和水的比例约为1:150。

  为减少对建筑的腐蚀,每次消毒的二三十分钟后,工作人员都要用清水把消毒的部分擦洗一遍。要想完成黄鹤楼主建筑的消杀工作,两三名工作人员至少要干2小时。

  “闭园期间消毒液用得多,正常情况下,每天至少用掉14斤。但酒精用得少,一个月也就2斤。”黄鹤楼公园保洁处工作人员李明说,但开园后游客增多,预计酒精的使用量很快就会超过消毒液。

  据工作人员介绍,刚闭园的一个月,保洁处的100多名员工中只有包括宋师傅、李明在内的3人值班,但除了不用处理游客丢弃的垃圾外,每天的保洁、消杀工作并不轻松。宋师傅说,4月8日起,保洁处的70多名工作人员已恢复上岗。等到黄鹤楼公园室内区域完全开放,其余30多名保洁人员也将回归岗位。

  疫情期间的特殊游客

  在黄鹤楼工作了十多年,李明从没经历过这么长的闭园期。

  1月23日闭园当天,她和另外两名同事到公园值班,三人分散在不同角落,谁也看不见谁。她突然有点不习惯——太安静了。“以前再怎么没有游客,工作人员还是有的,那天连工作人员都没了。这是不可想象的。”

  闭园期间,黄鹤楼只接待过一类游客:200多批次、共600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援鄂医护人员。而接待援鄂医护人员的想法,源于黄鹤楼员工与医疗队的一次偶遇。

  3月底,一名黄鹤楼工作人员从汉口开车到公园值班,途经长江大桥时,遇到了停车拍照的医疗队。彼时,黄鹤楼尚未开放,医护人员想看黄鹤楼,长江大桥上是最好的位置之一。

  王红念说,此前,大家也在媒体上看到过医护人员想在离开武汉前逛逛黄鹤楼的想法。经过协调,医疗队只要经过其住所所在行政区的防疫部门同意,并带着介绍信提前预约,就可以到黄鹤楼参观。

  最早到来的是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的5名护士,她们1月30日来到武汉,4月3日回家前登上了黄鹤楼。为了感谢专门等待的工作人员,护士们录了一段视频。在镜头前,护士们摘掉口罩,做了自我介绍,还唱了一首感谢的歌。

  在王红念看来,黄鹤楼接待医护人员时承受了很大的压力。一旦前来参观的医护人员中有一例感染,对公园职工和其他医护人员来说,都是一件危险的事。为了尽量降低风险,那段时间,黄鹤楼只开放了主楼外廊和室外游览区域,每次只接待一两个医疗队,游览人数也被控制在200人以内。

  随着疫情逐步缓解,来黄鹤楼参观的援鄂医疗队越来越多。最多时,黄鹤楼一天接待了6批医护人员。王红念发现,医护人员和普通游客一样,最喜欢在能看到“黄鹤楼”牌匾的门口拍摄标准的“游客照”。

  “武汉一定赢”

  关闭近百天后再次开门,黄鹤楼原本空旷的广场两侧增加了两面白色展览墙,墙上挂着约60幅漫画家林帝浣创作的与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漫画——《武汉一定赢》。

  林帝浣是广东人,学医出身,毕业后一直在大学教书。1月底,他从新闻上看到武汉疫情的消息,随后创作了一组小老鼠戴着口罩拜年的漫画。这是林帝浣与疫情相关的第一组作品。

  此次展出的漫画,包含了疫情期间各行各业人员的日常生活。一幅画作中,一名穿戴着防护服和口罩的医护人员,奋力托起一个比自己还高的深蓝色医用氧气瓶,下面写着“隔离病区女护士:生生被疫情逼成女汉子,比我重的氧气瓶也能搬”。另一幅画作里,一名头发微卷、戴着围裙的女性,一手拿着炒锅,一手拿着铲子,嘴里说着:“关在家里十几天了,会炒的菜都炒过一遍了,剩下的只有吵架了。”

  林帝浣说,当初创作这些漫画,是希望通过比较轻松的方式安抚大家的情绪。“毕竟我们都没经历过封城,我希望漫画能起到陪伴的作用,帮大家积极、阳光、勇敢地面对疫情。”

  疫情期间,这些漫画曾在多家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展出。一名广东省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告诉林帝浣,漫画展出前,大家工作很辛苦、很疲惫,脸上没有笑容,“很木讷”。但漫画送来后,医疗队利用休息时间布展,“布展时大家讨论漫画、开玩笑、打闹,气氛轻松了很多。”林帝浣说。

  王红念认为,重新开园的黄鹤楼举办漫画展,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防止游客聚集。“现在室内区域不开,如果没有一点项目,游客很容易聚集到主楼里面,所以你得提供一些可以参与、体验的东西,把游客尽量分散开。”

  没能见证黄鹤楼的重开时刻,林帝浣有些遗憾。但他已经约好了援鄂医护人员,等到疫情彻底结束,大家还要一起再去逛逛黄鹤楼。

  新京报记者 李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